闲来话酒,再品“易安”
发布:聂旭  时间:2015-6-14 20:43:08  来源:隆德县第二中学  点击: 讨论:

闲来话酒,再品“易安”

酒是一种文化,更是一种性情。

其实,酒从一诞生就与文人发生了关系。五柳先生“性嗜酒”,且每饮“期在必醉”,醉而“常著文章自娱”;青莲居士畅游天下,无酒不成行,“斗酒诗百篇”。“竹林七贤”之阮籍肆意畅饮,赋文作诗以咏怀;“初唐四杰”之王勃先饮致醉,醒后一蹴而就不改一字。可见,赋文作诗离不开酒,饮酒娱乐,借酒浇愁离不开诗。

是的,面对酒,文人雅士自然借寸笔尺笺表达欣喜,慨叹忧愁。只是,不同的人生遭际形成了不同的思想认识,不同的精神追求成就了不同的文化品位。杯酒下肚,发乎情感,自然而然。东坡“把酒问青天”,表达的是一种美好的祝愿;李煜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,隐含的是悲苦难言的亡国之痛;曹操慨叹: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;欧阳修巧辩: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!更有闲适恬淡的陶渊明的“田园诗酒”;雄宏悲壮的岑参的“边塞诗酒”;旷达飘逸的李白的“浪漫诗酒”;苦涩质朴的杜甫的“民间诗酒”。中国文人雅士饮酒,饮的是一种心情,一种寄托;饮的是一种气度,一种境界。如舞剑作画,屈伸自如,形意在胸,超尘拔俗。诗酒情怀,自古风流。一盅泯,心悠然,三杯尽,自高远。然而,纵观历史,文人饮酒饮出深刻韵味的当首推易安居士一人也。

敢于发出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的女词人李清照,前期生活靓丽,甜蜜幸福,她的词婉约缠绵而又清丽明快;后期人生惨淡,凄苦悲伤,她的词自然阴郁凄婉而又幽怨深沉。金兵的入侵,丈夫的病逝,逃亡的艰难,金石书画的遗失使李清照命运突变。在经历了国破家亡的艰难后,其思想、精神承受着炼狱般的考验。可以看出,无论前期还是后期,酒,作为一种意象自然成为她情感抒发的载体。

身处繁华、顺境,饮酒是一种享受。是“浓睡不消残酒”的畅饮大醉;是“沉醉不知归路”的触景陶醉;是“莫许杯深琥珀浓”的未饮辄醉;是“夜来沉醉卸妆迟”的闲情余醉。可以看出,李清照早期词以歌咏自然,抒发男女情思为主。表现其卓尔不群的情趣,豪放潇洒的风姿,活泼开朗的性格和美好缠绵的情怀。突出的一大特点便是,词人往往借酒的意象创造诗境。酒的醇香,微醉的享受,陶醉后的飘逸借浅淡的语言,清秀淡雅的意境,给人以强列的美的享受。

遭遇变故、逆境,饮酒是一种排遣,一种解脱。是“东篱把酒黄昏后”的无奈;是“座上客来,尊前酒满”的冷清;是“酒阑更喜团茶苦”的凄凉;是“酒意诗情谁与共”的慨叹;是“醉里插花花莫笑”的自嘲;是“共赏金尊沉绿蚁,莫辞醉,此花不与群花比”的悲哀;是“酒醒时往事愁肠”的凝噎;是“新来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”的幽怨;是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晚来风急”的沉痛;是“金樽倒,拼了尽烛,不管黄昏”的潦倒;是“万千心事难寄”的寸肠百结;是“不如向,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”的愁恨独吞。明显,经历了人生的艰难挫折,打击灾难,思想上也有了大彻大悟。词人仍假酒托情寄意,醉后泪眼看花,孤馆酒盏凄凉。痛彻心扉的描写,肝肠寸断的情感体验。缱绻愁情,深沉哀婉,句句绝唱。用语浅俗,写尽万种风情。

酒的甘烈为大丈夫抒豪情,写壮志提供了物质依附,酒的醇香为小女子言闺情,表思意奠定了精神的基础。作为女性,李清照绝不是小女子。她有粉佳人的情怀,具备大丈夫的豁达,已经是巾帼不让须眉了。可以看出,酒已经作为一种抒情意象在诗文中占有一席之地,而易安居士深得酒的精髓,深悟酒的灵魂。情之所至而饮酒,因酒而情意缠绵;愁之所郁而好酒,依酒而不能自拔。就像相互追逐的两条鱼,相互依存,无可分割,李清照达到了一种人酒合一的境地,无疑已经成为弄酒之妙手,令人叹惋,令人赞服。

前一篇:“六一”随想
后一篇:没有了

版权所有:一定发官网 宁ICP备06000513号
Email:zhangsongnian@126.com Tel:(0954)6015526